中国最牛的背诵大师



我到现在一直都在推广背诵。任何演讲,任何地方,我都会大力推广背诵的巨大威力!学习英语的方法太多了。但我告诉你,在中国学英语,再也没有比背诵更好的方法了!我一直很怀念我大一那8个月的背诵时光。天天背,日日背!虽然很孤独,很艰苦,但走过去了,每每想起却非常的甜美。8个月的奋斗,20多本书被我背掉了。当然奇迹也发生了!

我的记忆力都是那些日子苦练出来的!所以记忆力没有好坏,多练多背记忆力自然好!如果现在把我所有的法宝都扔掉,要我去再攻克一门语言,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背诵!所以所有在学习英语或想把英语干掉的朋友,我不能说你用什么方法可以保证你最终攻克英语,因为学习英语的人失败的太多,但我可肯定地说,一旦你爱上背诵,把背诵变成你的习惯的时候,你的成功就指日可待了!

今天和大家说一位真正的世纪背诵怪才,看了他的背诵经历,你会发现英语简直太简单了!

“生在南洋,学在西洋,婚在东洋,仕在北洋”的晚清民初人辜鸿铭,精通中学西学,能操多国语言,一生获了十三个博士学位。那时的西洋人声称:“到北京可以不看紫禁城,不可不看辜鸿铭。”

  若以读书的视角看去,其精彩看点,是他的背书怪才。

  一八六七年,十岁的辜鸿铭,跟随他的义父布朗,从南洋马来半岛前往英国爱丁堡,以背诵弥尔顿的《失乐园》开始西学。义父开讲,他跟着背。总共六千五百多行的无韵诗,很快就背得滚瓜烂熟。接着,他又背熟了《复乐园》等伟大诗篇。

多年后,他的老友梁敦彦听说他六十多岁还能一字不落地背诵《失乐园》。就直言道,如现在你年轻二十多岁,我信。可你已这把年纪了,说说还行,不背也罢。老辜当即从架上取下一本《失乐园》,以一口流利的英语,一字不差流水般地背将起来。

  在爱丁堡,辜鸿铭他们爷俩边讲边背地背熟了莎士比亚戏剧,又开始背诵歌德的《浮士德》。

  那时,辜鸿铭不懂德语。布朗就说一句,辜鸿铭照着背一句。老少二人在手舞足蹈中,咿哩哇啦地终于把这部《浮士德》背得溜熟。布朗再逐字逐句讲解,时而德语,时而英语,父子们谈笑风生意趣盎然,《浮士德》也就装进了辜鸿铭的肚皮。

  一年后,辜鸿铭就读于爱丁堡大学。以后,又求学德国莱比锡、法国巴黎,接受西洋正式教学,终成精通西学之人。单单语言一门,就通晓九种语言。

  有则故事说:一次,在公共汽车上,辜鸿铭竟然倒拿着报纸看,而且看得有滋有味。周围的英国人,个个笑得不亦乐乎,还嘲笑这个乡巴佬,根本不懂英文,等他们笑够了,辜鸿铭才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,淡淡地说,“英文太简单了,不倒读简直没意思。”

  这故事的背后,隐藏着一个“背”的艰辛。辜鸿铭回忆说,自己学希腊文,不知哭了多少次,但还是坚持背下去……背到后来,不但希腊文、拉丁文,就是其它各国语言、文字,一学就会。读此,不知那些对学习外语视为畏途的莘莘学子,有何感想?

  然而,精通西学的辜鸿铭,那时,对于中华文化之学的“中学”却是个弱项。

  《辜鸿铭传》载,阔别家人十四年的辜鸿铭返回马来半岛,一八八五年来中国,任职张之洞幕府。张的寿诞之日,辜鸿铭有幸与一代名儒沈曾植会面。二十七岁的辜鸿铭大谈西学。沈曾植慨然叹道:“你说的话,我都懂。你要懂我的话,还得读二十年中国书。”

  一晃二十年下来,又是张之洞生日那天,辜鸿铭与沈曾植再次在张府会面。辜鸿铭请差役将张之洞的藏书搬至前厅,沈曾植问他搬书干什么?辜鸿铭答道,“请教前辈,哪部书前辈能背,我不能背?前辈懂,我不懂?”沈曾植知其意思,说,“我知道你能背能懂了……”这则实录,可让我们想想再想想,辜鸿铭幕府的二十年中,一边忙于繁杂的事务,一边在张之洞的悉心教授之下,从最基本的《三字经》背起,到千家诗、到四书五经,到自号“汉滨读易者”、到成为一个研读《易经》的“读易老人”。

  正是这了得的背书功夫,日后,辜鸿铭在北大的讲台上,不带讲义,不带教材地讲课。一会儿英语,一会儿法语、德语、拉丁语,希腊语……引经据典,旁征博引,兴之所至,随口而出,洋洋洒洒,滔滔不绝。学生们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  



本站文章均由周虎老师编写禁止抄袭!
版权归周虎英语www.zhouhu.org所有!






···英语···口语···速成···

No pains, No gains!

英语口语在线 英语口语视频

Conquer English, Reshape Yourself!

长按关注微信公众号
英语在线

关注周虎英语 每天创造奇迹 早日攻克英语

英语口语 口语教材

Best Wishes To You All The Time